专注吃粮产粮的号

【巍澜衍生】毛猴,毛猴?(上)

#依旧沙雕
#就是为了吹居老师美颜
#小学生文笔
#请大家帮我决定另一个主角是谁

简述:为了躲避却而父亲所派遣的官兵的追捕,雀儿的人为毛猴进行形象改造。

   毛猴因为多年生活在山林中而产生了返祖现象,所以全身长满了毛发,只有面部的毛发肖少一些,依稀分辨的清楚五官,毛猴的身形还算是高大,大概在一米八左右,因为常年在山林里生活,时常活在奔跑跳跃之中,所以她身上有着锻炼得恰到好处的肌肉。

   在雀儿做了好一番思想工作之后,毛猴终于愿意乖乖的去洗澡剃毛,改变成为一个正常人的形象。

   刚开始的时候毛猴还是有些抗拒地挣扎,但他好像隐约知道这毛是非剃不可了,逐渐学会接受现实,慢慢地停止了挣扎,任凭人摆弄自己。

   毛猴开始配合,改造工作也变得顺利起来。

   不得不说,毛猴身上真的很脏,清水在经过他身上后流淌下来的是带着泥的污水。恐怕他从出生到现在大概20年都没有正经洗过一次澡吧。为了照顾毛猴的感受,毛剃得很慢,在毛被剃下的同时毛猴原本白皙的皮肤也渐渐暴露在众人的视野里,特别是在脸好好休整过后,毛猴精致的五官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毛猴有着一双大眼睛,长睫毛随着他眼睛不停地眨动,给他迷茫的表情上添了几分无辜,本来过长的棕色头发被打理成了中分短发(请脑补生哥的发型),毛猴全身上下非常白,根本不像是几十分钟前那个脏兮兮带着黑泥的野人了。

  毛猴因为不适应突然失去毛发的包裹,打了个喷嚏。

众人看着眼前的美少年都被惊呆了,听到喷嚏才反应过来,麻木地给毛猴换上替他准备的白西装。

   雀儿的眼光还真是不俗啊!众人打量着面前的高颜值美少年都不约而同地想。

   把毛猴推出门时门外的女孩们都非常惊讶,一开始都没有认出来这是之前的毛猴,眼前的人除了不自在的表情和动作之外,哪里像一个野人啊!几个女孩围着毛猴团团转,都只会发出惊叹的声音了,反而弄得毛猴非常不自在。

   虽然毛猴的行为举止还是和正常人类有差异,但是在雀儿等人的帮助下,他并没有被发现身份,更何况谁能想到这样的美人原来是个野人呢?雀儿等人的身份比较敏感,无法照顾毛猴,所以无奈之下,雀儿只好把毛猴交给他一个还算靠得住的朋友。这位朋友是个_____,名字叫做_____。

A 侦探 罗非
B 翻译 曹光
C 编剧 牧歌
D 医生 谢南翔
E 画家 杨修贤
F 请补充

【沙雕脑洞】当冯豆子和沈教授灵魂互换(八)

#ooc
#小学生文笔
#坑了这么久真是对不起

  冯豆子再次睁眼时,发现周围一片漆黑,只有面前一座巨大的柱子,散发着幽光,而自己被铁链绑住,倒在石柱的面前。

  “醒了?”一个声音在冯豆子耳边响起。

  冯豆子觉得这个声音既陌生又熟悉,陌生的是说话的语气和腔调,熟悉的是这音色。

  “你是谁?”冯豆子大声叫道。

  “我?”那人似乎迟疑了一下,“我是你内心的声音。”

  “你放屁,你把我弄到这儿到底什么目的啊?我可警告你啊,我可是大名鼎鼎的黑袍使!你可......别......”豆子对于这未知的敌人还是非常忌惮,但好面子的本性促使他说出了这番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人听了不禁大笑。“就你还敢自称黑袍使?真是笑死我了。”

  冯豆子只觉眼前一花,自己面前站了一个穿白色燕尾服,戴金色面具的高挑男子。男子蹲下盯着冯豆子的脸,同时轻笑着摘下面具,说道:“初次见面,我是夜尊。”

  冯豆子看见这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不禁又一次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不要这么惊讶嘛,你现在和我哥哥的身体互换了,我作为他唯一的兄弟,当然想帮他回来呀,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我帮你回去,我哥哥回来,两全其美,不是吗?”

  “怎么样?要不要和我合作?”

  “求人合作就是这种态度啊,把人五花大绑扔地上说要跟人合作,谁会答应你呀!”冯豆子一听夜尊好像是有求于他立马抓住机会嘲讽一番。

  夜尊咬牙没好气地把冯豆子扶起来。

  说实话,在自家哥哥的脸上看到这幅狡黠的表情还真有些受不了。

  听见脑海里传来的声音,沈巍不禁感到有些恍惚。他有多久没听到过赵云澜的声音了?沈巍这些天虽是知道担心赵云澜他们的安危无用,但他对赵云澜的思念却是一天天的加深。他一直强压着这种情感不在冯家人的面前露出一丝破绽,当然从冯家人对他的态度来看其实他扮演的冯豆子已经完全崩皮了。

  刚才林静终于连通了那边和这边世界的通道,成功让赵云澜和沈巍对话。

  他们发现两边世界时间的运行速度似乎不太一样,在赵云澜那天其实只过了两天左右,但在沈巍这里其实已经过了有几个月了。

  沈巍得知冯豆子突然凭空消失的消息后神情立马就严肃了起来,他不是没有想到夜尊把冯豆子带走的可能性,但没有想到会这么快。自己和冯豆子是灵魂互换,所以自己的力量全部都在那边那具身体里面,夜尊一定是想利用他的力量来统治世界,或者说想让他痛苦,拼命想守护的东西毁在自己的力量下是件多么糟糕的事情啊!

  连通两边一次需要耗费很大的能量,他们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强行切断联系,这时赵云澜可能已经带着所有人去地星找夜尊了,沈巍想告诉他不要去也已来不及,可是他现在也无能为力,沈巍只能不甘地锤了一下他面前的木质书桌,书桌面上完好如初可是内里的裂缝在不断的蔓延......
 

emmmm还有一篇关于毛猴的文

那啥,我写好了文,不过手写的在本子上,国庆一并发出,拖了这么久非常不好意思!

【沙雕脑洞】当冯豆子和沈教授灵魂互换(七)

#沙雕脑洞
#ooc
#我承认我最近更得特别慢,我马上就开学了,感觉更新的希望渺茫,不过有机会就一定会更的
#谢谢大家的支持

  冯豆子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见他旁边围了一大群人,除了那个赵云澜之外还有几男几女。

  “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我可是三好市民!”冯豆子想爬起来,但发现自己被牢牢地绑在一个实验台上。

  冯豆子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了,背后实验台冰凉的触感让他感到更加惊恐。

  这群人是谁?想干什么?自己最近也没去借什么高利贷啊!

  特调处众人看到实验台上绑着的“沈教授”,脸上都出现了非常难以置信的表情。他们都不相信有一天他们会在沈巍沈教授黑袍使大人的脸上看到如此丰富多彩的表情。

  冯豆子被他们盯的越发不舒服,拼命地挣扎起来,其他人就笑着看着他,他们不相信冯豆子能挣脱束缚。

  可是下一秒,冯豆子竟然扯断了绳子,突然从原地消失了。

  留下所有人在原地发呆。

  其实冯豆子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是想挣脱束缚,逃出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然后他就发现自己成功了,自己好像有着很强大的力量。他成功按照自己心之所想离开了特调处。

  赵云澜好像也在发愣,但是他脑子转的飞快,这个冯豆子和沈巍灵魂互换,所以沈巍的力量他可以使用!

  糟糕!谁知道这个冯豆子到底是好人坏人,用黑能量会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事态好像比他想象的严重多了,如今最好的方法就是联系上在另一个世界的沈巍,一起商量对策。

   “老楚,你和小郭去探查一下这附近有没有黑能量的痕迹?”赵云澜开始指挥工作,楚恕之反应了一下拉着郭长城走了。

   “林静,刚才有发现什么吗?”赵云澜转头问还在发呆的林静。

   “有,老大,其实在沈教授身体里这个灵魂有点不稳定,我们可以查出究竟从哪里来,然后联系上另一边的沈教授。”林静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快速回神说道。

   “其它人,去查查关于这方面的资料!”

  沈巍有一种感觉,赵云澜那边一定出了什么事,或是冯豆子用他的身体做了什么。他无从得知,但是他的灵魂能够感到赵云澜的不安。

  最近这几天他过得非常烦躁,做很多事情都不是那么得心应手,不过好在沈巍的自制力不错,冯豆子的家人们都没有发现什么不对。但是毛毛发现了,虽然这副躯体里面的不是冯豆子,但是她就是能够感觉到“冯豆子”的烦躁不安。

  “发生什么事了吗?”毛毛小心地问沈巍。

  “没有。”沈巍回了毛毛一个微笑,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他不想让这些事情牵连到无辜的人。

  正当沈巍闭目养神的时候,他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沈教授,你听得到我吗?”

他们俩同时发的微博,激动磕糖一波!

改了个名,之前是誰が知っているのか

【沙雕脑洞】当冯豆子和沈教授灵魂互换(六)

#沙雕脑洞
#ooc

  沈巍这边成功和毛毛达成同盟,让他在这里的生活轻松了很多,他平常就在冯豆子和毛毛的房间里的沙发上睡,至少和毛毛不同床,让他的心感到些许安慰。

  沈巍这些天兢兢业业地在冯家菜里工作,所有工作都是做的有条不紊,没有任何纰漏,学习异能可能是已经在他的灵魂里根深蒂固了。

  沈巍只能一天天地等待另外一边把他送回去,其他的什么也不能干。在此期间,他对内对外都成功给冯豆子树立了一个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君子形象。他平常的穿着打扮言谈举止各方面都与原来的冯豆子不同,大家都非常高兴地感叹说冯豆子终于开窍了,是冯家一大幸事啊!唯一知道真相的毛毛不禁扶额,到时候真正的冯豆子回来了,沈巍树立的一切美好形象就都将毁于一旦。

 

  冯豆子就莫名其妙的被赵云澜各种换衣造型然后拉出了门,他明明才回去打算好好休息一下毕竟一晚上都睡在夜店里面, 于是本来忌于赵云澜的恐怖气势而被压下的火气上来了。

  “嘿,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我们认识吗?可能你认识一个和我长的一样的人,可我不是他啊!你拉我出去干什么?!”冯豆子甩开赵云澜的手。

  “我觉得我们肯定有什么误会,这身衣服太别扭了我能换回原来的吗?”冯豆子看到赵云澜逐渐变黑的脸色,语气软了下来。

  赵云澜还是不开腔,只是脸黑的看着冯豆子。

  “那啥,大哥你能回两句话吗?”

  “好吧你说这叫海星是吧?要带我熟悉情况,成成成,咱继续走。”冯豆子妥协了。

  赵云澜这次不看冯豆子,继续往前走,他完全受不了一个人顶着沈巍的脸,用那种十分欠揍的语气喋喋不休地和他说话。搞得赵云澜本来挺话痨的人都不想开口了。

  冯豆子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也只好跟着赵云澜屁股后面走了。

  可是赵云澜回头看到冯豆子那吊儿郎当的走路姿势,更受不了了,干脆在路上拦了个的,直接和冯豆子到了光明路四号,打算把冯豆子带进去和特调处那帮人好好研究把沈巍和冯豆子换回来的方法。

  造孽啊!

  一进门,特调处本来就混吃等死盼着下班的“人”们的目光就集中了过来。

  “老赵,你是在哪儿找着的沈教授啊?”

  “沈教授你也真是的,出去一趟也不和老赵说一声,看把我们赵处担心的。”

  “就是啊沈教授。”

  “哟呵您还是个处长啊!警察叔叔,你看这六月都要飘雪花了啊!千古奇冤啊!我真不是什么沈巍什么沈教授,您就放了我吧!”

  赵云澜没说话,特调处的所有生物惊呆了。

  刚刚说话的是沈教授?那个温文尔雅的沈教授?那欠扁的语气和神态怎么看怎么不像啊!这让所有“人”瞬间相信了冯豆子的说辞。

  “今天早上这货来的我家,我发现他和沈巍长的一模一样,身上确实也有沈巍的气息,但是行为举止各方面都不是沈巍,据他所说他叫冯豆子什么都不知道。而且这人太欠了,有损我们家沈教授的形象,所以我想尽快把他和沈巍换回来。”赵云澜开口了。

  “什么叫有损你们家沈教授的形象啊?我怎么了?要风度有风度,要气度有气度......”话还没说完,就被赵云澜打晕强行带进了实验室。

  赵云澜后悔为什么他早没有这样做。

 

【沙雕脑洞】当冯豆子和沈教授灵魂互换(五)

#沙雕脑洞
#最近会更得越来越慢,因为要开学了
#ooc

  冯豆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赵云澜一把抓住领子,抵在墙上。

  “欸欸有话好好说嘛!干嘛这么粗鲁,还是不是我对象了啊!”冯豆子丝毫不知危险即将到来,嘴上还在根据他的猜测瞎说着。

  赵云澜本来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变得更黑了,面前这人顶着和沈巍一样的脸,可是表情神态穿着打扮等完全不一样,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我对象,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说,你把沈巍弄到哪里去了?!”赵云澜把冯豆子的衣领拽的更使劲了。

  “啊?沈巍?谁啊?”冯豆子显然还在状况外。

  “你不可能不知道,沈巍呢?”赵云澜又问了一遍,他现在的情绪非常不好,要不是面前这人和沈巍一样的脸,他就控制不住自己动手了。

  冯豆子此时也是非常懵逼啊,沈巍是谁?目前这个男的不是他几年后的相好吗?自己回家了这人为啥这样怒气冲冲的?

  冯豆子只好委屈巴巴地盯着赵云澜,还真有点沈巍的感觉。

  赵云澜被他盯的有些发毛,叹了口气,把手放下,和冯豆子两个进到客厅面对面坐着。

  “说吧,你是谁?”赵云澜强压怒气,对冯豆子说道。

  “冯......冯豆子。”冯豆子还是不明白现在的状况,但看眼前的人不好惹,还是老老实实地答了。

  “那你来这有什么目的?”

  “我......我怎么知道啊!我大早上起来就睡在这屋里头,我也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也奇怪为啥我会在这里,我还以为我穿越到了几年后呢!”

  赵云澜看冯豆子这表情也不像撒谎,不过看着沈巍的脸做出这样的神情还真是有些不习惯,语气便软了下来。

  “那你知道你之前住哪里吗?”

  “北京朝阳区天山路165号。”

  “那是哪儿?”

  “哈?大哥,连北京都不知道,你还是不是个中国人啊!”

  “我们这不是什么中国,叫做海星,这里是龙城。 ”

  这下两个人都摸不着头脑了,冯豆子索性不想了,既来之则安之呗。而赵云澜却觉得这事儿没有那么简单,沈巍不见了,有一个和沈巍一模一样的人出现了,而且是凭空出现在沈巍躺着的床上,这说明......沈巍极有可能和眼前这个明显就是个混混的男人交换了。

  天道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然后他起身拽着冯豆子就去里屋换衣服,虽然赵云澜自己是不怎么修边幅,但是他也看不惯有着沈巍一样的脸的冯豆子倒腾成这幅混混模样。

  他没给冯豆子换西装,但还是穿的休闲衣还是有点沈巍那么回事;赵云澜还帮冯豆子倒腾了个算是正常的点的发型,但是这气质是改不掉的,痞气是不能从冯豆子身上摘掉的。

  “我叫赵云澜,和那个沈巍是情侣关系,你可能是和他互换了,不过放心过几天我应该就能找到办法让你回去......”赵云澜还是对冯豆子客气了点,毕竟刚才拽着人家领子那样和人家说话。

  “今天我会带你熟悉下这边的情况,你就好好跟着我就是了。”赵云澜叹了口气,拉着冯豆子出了门。

补作业的时候来咯!